臘月的懷念

                      這個臘月,陽光很溫暖,很明亮。午后,我撇下家務,把自己放逐在陽光下,看人來人往,總是想起母親的模樣。

                      逢年過節,母親肯定想我了。

                      十多年前,母親跟我在同一個城市。母親和兄嫂生活在一起,我們兩家距離不遠。那時候的母親還年輕,母親做兩家的飯。

                      母親年輕的時候,廚藝算不上好,父親走了之后,母親的日子沉寂了,她開始變著花樣做飯,平常的飯菜母親也能做出別樣的滋味,我家的餐桌開始變得色彩繽紛了。她喜歡拌涼菜,綠豆芽拌韭菜、涼拌土豆絲、涼拌小油菜等,都是很家常的菜,母親卻能拌出獨特的味道。母親還喜歡包餃子,母親前一天晚上拌好餡,和好面,第二天一大早踩踏著陽光提著面和餡先到我們家,她坐在我家的沙發上。那時候我的家里已經是滿屋子的陽光,母親就邊看電視邊包餃子,等到包好了再回去給兄長家包。

                      我們下班回來,滿屋子都是母親的氣息,都是菜的清香,案板上的餃子排列有序,我們只需要燒開水,它們就一個個歡快地跳進鍋里,我的日子也閑散了許多。五六年的時光,也是我的黃金時代。最愛我的人沒有老去,我最愛的人快樂得成長。有時候跟母親和孩子在一起,我就覺得母親是歲月,孩子是江山。歲月靜好,江山多嬌,那是人生最好的光陰。

                      孩子小學三年級做了一個小手術,醫生不允許孩子吃肉。那時候的孩子正是嘴饞的年齡,沒有肉似乎就沒有了快樂。母親變著花樣給孩子包各種餡的素餃子,雞蛋韭菜、土豆地耳、茄子、茼蒿、菠菜豆腐等等,能往餃子中包的,母親都包了。一個月的時間,孩子就在母親的精心照顧下好了。如今孩子不喜歡吃餃子,他說,小時候被姥姥的餃子吃傷了。

                      那時候,孩子周末的時光幾乎都是和母親一起度過。他有一輛小自行車,吃過飯就騎著自行車到母親那兒去了。母親,還有比孩子大三歲的侄女,三個人每天中午玩撲克牌、下跳棋,并且還帶著小小的彩頭。有時候他一臉的開心回來了,說是贏了幾盤棋;有時候門一開就聲淚俱下,說姥姥又賴掉了他的幾毛錢,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我替他抹干了眼淚說,下周不去了,媽媽陪你玩??墒堑搅酥苣?,孩子早就迫不及待了,那時候的母親也像個孩子一樣較真。孩子小學的周末幾乎都和母親一起過。那輛自行車就被他扛上扛下,他的童年就這樣在快樂的時光中悄然而去了。

                      周末的時候,母親偶爾也過來,看到我在寫作,母親便拿著鞋墊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我們都不說話,母親怕打擾我,但是我能感覺到母親溫暖的存在。有時候一回頭,看到母親一針一線專注地納鞋墊,陽光打在母親的臉上,母親的額前已經有了星星點點的白發,但她神情安詳。有時候母親就說,丫頭,當老師就夠辛苦了,你為啥要寫文章。母親一臉的不解,我聽到母親的聲音里都是對我的心疼。

                      周末天氣好的時候,我便和母親去逛街。母親一輩子都喜歡穿戴,我陪著她走過一條又一條的街道,如果買到一件她心儀的衣服,她開心得忘了自己的年齡。盡管那時候母親也過了花甲之年,可是她的腰身依舊硬朗,各色衣服換著穿,似乎她的日子便有了色彩。

                      很多時候,衣服買好之后,我邊帶著她吃各種美食。每次吃完,母親都是相同的發問,丫頭,這頓飯花了不少錢吧?母親節儉了一輩子,盡管手頭沒有缺過錢,可是從來都沒有大手大腳花過錢,尤其是吃的方面。

                      其實,那幾年,我的周末幾乎就在哥嫂家過。哥愛喝幾杯小酒,我只要去了,哥就急忙拿酒瓶,母親一臉的笑意去拌涼菜,嫂子端茶倒水,兩個孩子跑來跑去,真是其樂融融。如果是玩撲克牌喝酒,母親一定會參與。不管什么酒令,母親反應都很機敏,她很少喝上酒。即使偶爾輸了,她自己輸的酒都是她自己喝,她從不讓我們代。

                      每年的除夕,等我們一家過去的時候,母親和嫂子早就包好了餃子,哥忙著煮肉。哥像極了父親,似乎每一年不煮個豬頭或者牛頭,感覺年好像沒有面子一樣。除夕那天,家里總是彌漫著濃濃的焦毛味,那就是我記憶中的年味。除夕晚上,我幾乎都是喝得搖搖晃晃回家,身后是母親關切的眼神,我以為那樣的日子會很多,我的年都會那樣過。

                      后來,因為兄長工作的原因,母親跟著兄嫂又回到了父親生活過的那個小縣城了。我的自在時光也就結束了,孩子上了初中,我每天都奔波在家和單位之間,滿腦子的柴米油鹽。

                      每次我回去看她的時候,母親就早早等到街頭,我沿著母親等待的目光走近她,牽著她的胳膊,陽光下是我和母親明晰的影子。

                      日子像是水一樣流淌,不知不覺,沒有父親的陪伴,母親一個人走過了20個年頭。也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母親步履維艱,每走一步都拼盡全力??粗铰嫩橎堑哪赣H,我像是心疼我的孩子一樣心疼母親。

                      陪母親一起玩耍的兩個孩子都已經長大了,而那個時不時就哭著回家的孩子也長成了風一樣的少年,母親卻一天天頹唐了。在一個不經意的瞬間,母親決絕而去了,任憑我呼天搶地,母親都不在意,那個喜歡了一輩子花花草草的母親再也不必在意花開花謝了。

                      這個臘月,我想念關于母親的點點滴滴,我懷念著那些走遠的日子,我一次次紅了眼眶,一次次淚洗臉面。我的母親躺在冰涼的地下,臘月的忙碌與她無關,正月的快樂與她無關了。而龐大的年還在我的手上,也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gansudaily@163.com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1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被强硬进入漂亮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