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媒體看甘肅:脫貧的顏色

                     決戰脫貧攻堅進入收官,新華社記者再次來到“三區三州”的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和甘南藏族自治州,感受這片曾經的深度貧困土地變化的色彩。

                    (一)

                      包蓮英,這個一直在“泥里打滾”的農村女子,在43歲這年,人生突然“打了個挺”。

                      遇到包蓮英是在臨夏州采訪的第二天。納溝村位于臨夏州康樂縣八松鄉,緊挨秦嶺西段余脈的太子山。車子在大路上轉了個彎,拐進一條山溝。四周靜了下來,天藍得能照出人影。山上的泉水淌過湖泊和公園,沖向山腳。沿新修的木棧道往上看,更高處云霧繚繞,大山像戴了頂帽子。

                      再往里走,一排紅色的飛檐伸出來,就到了納溝村。全村24戶,沿山溝錯落而建。爬到村子最高處,一戶人家院門掛著招牌“蓮花農家院”。一堵花墻后,一位身姿清麗的女人正打掃衛生——就是這家女主人包蓮英。坐下后,包蓮英麻利地泡好茶水,打開了話匣子。

                      納溝村以前是個窮村,這個“以前”僅僅是兩年前。有多窮?用包蓮英的話說就是“穿不了拖鞋”?!凹{溝村,爛泥溝,進不來,出不去”,家里住了幾十年土房,瓦片上都長草。

                      包蓮英19歲嫁到納溝村,前24年過的都是苦日子:公婆沒有勞動能力,三個孩子還小,全家30多畝山地一年種不出1萬元錢。她和丈夫當小工,吊在30層高樓外貼保溫層……

                      就在她苦苦掙扎時,2018年康樂縣精準扶貧的旅游開發項目推進到納溝村。村子和整條山谷按照4A級景區標準一體化打造??孔约旱姆e累和政府的貼補,包蓮英建起了新房。

                      參加完縣上組織的烹飪培訓,新刷的墻還沒干透,她家的農家樂就開業了,頭40多天經營額就有4萬多元。

                      景區不斷完善,游客絡繹不絕,全村有一半的人家開起了農家樂?!?019年掙了十幾萬元?!?/span>

                      “是不是感覺日子一下大變樣了?”有人問。包蓮英身子稍稍后仰,雙腳點著地面,薄薄的嘴唇抿出一個好看的弧度。包蓮英沒有直接回答,但這一刻,地上的花草、檐上的飛鳥、遠處的青山似乎都在作答。

                      在“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采訪,發現像包蓮英這樣原地“打了個挺”的人數不過來,有靠著修到門口的大路辦農家樂的,有靠著扶貧貸款種果樹的,有靠著做直播賣貨的,有靠著村里的合作社發展養殖的……脫貧攻堅補齊了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短板,拓展了發展條件,群眾的命運也隨之改變。據統計,臨夏州貧困人口從2013年底的56.32萬人減少到2019年底的3.25萬人,累計減貧53.07萬人,貧困發生率從32.5%降到1.78%。

                      “會越來越好?!卑徲⒘嗥鹚畨?,給大家斟水,藍天白云倒映下來,裝了滿滿一碗。

                    (二)

                      “你知道每月兩三千元工資對我意味著什么嗎?”

                      時隔一年,記者又一次在東鄉族自治縣碰到這位叫黃阿英舍的小媳婦,23歲,兩個孩子的媽媽。

                      這次是午后休息時,她坐在達板鎮鳳凰山聯合扶貧車間窗下,頭輕輕轉向窗外:“這兩年是我過得最幸福的兩年,看樹是綠的,看花是五彩的?!彼唤浺獾卣f著變化,語氣里藏不住喜悅。

                      東鄉縣是臨夏回族自治州最貧困的縣,目前是全國52個掛牌督戰縣之一。大山在這里擰成疙瘩,條條溝壑把塬坡分割成七零八碎的條塊,人們深困其中。和這里的大多數農村婦女一樣,黃阿英舍以前沒工作,沒掙過一分錢。全家收入少,夏天孩子經常因為想吃冰棍挨打。黃阿英舍曾以為她這一生將和大山一樣貧瘠。

                      2018年,對口支援的企業在家門口建了制衣扶貧車間,黃阿英舍學了手藝,有了收入,命運從此為她打開了一扇門,讓她有了改變自己的力量。

                      “這兩年,我給孩子訂了繪本,給自己買了化妝品,全家去了成都和西安旅游?!彼f著說著咬住了嘴唇,淚水慢慢溢出眼眶,眼睛卻越來越亮,就像后山那眼干涸多年卻在去年突然又“活”過來的泉。

                      精準扶貧以來,東鄉縣在援建單位幫助下建成35個扶貧車間,上千名婦女成了產業工人。與2000年相比,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不足千元到5906元。

                      如今,東鄉這片深度貧困的土地,也“活”了。以前是不毛的山,愁苦的臉,土房子就像被燒化的蠟燭,現在被青山綠水、舒展的臉龐和漂亮的四合院代替。生活好了,卻添了“新煩惱”:搬進城里生活的人好多不會使用油煙機,還有人用“驚心動魄”形容坐電梯的感受……在新生活面前,這種煩惱就像加在開水里的糖,有點甜。

                    (三)

                      從臨夏州出發,往南行駛兩個多小時進入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縣境內。卓尼是農牧縣,牧區居多。這里草原是嫩綠的,格?;ㄩ_得正艷。成批的游客每次停車休息都能發現一些驚奇,或是對著遠處的牛羊驚嘆,或是對著一朵小花狂拍。

                      跟著游客往前走,就到了阿子灘鎮阿子灘村。全村156戶,依山而建,一條村道從山腳的廣場直通而上,拐彎處擺放著精心打磨的山石,兩側垂柳擺動著枝條。

                      “我們全村都搞起了旅游?!贝逯醪?0多歲,聲音洪亮。他稱阿子灘的發展模式是“靠山‘吃’風景”,村集體發展景區,家家戶戶開牧家樂。起步一年,前景大好。眼下正是旺季,一戶農家樂日均收益兩三千元,村里產的青稞酒都已斷供。

                      “風景飯”好吃,但端起這個“碗”并不容易。

                      坐落在甘青川三省交界處的甘南州被視為西部最具魅力的旅游景區之一,曾一度因環境問題黯然失色:草原上垃圾遍地,到處是一半埋在土里一半隨風招搖的塑料袋,農牧村“人畜混居”,過度放牧導致草原沙化,青山綠水眼看難以為繼。

                      2015年以來,甘南藏族自治州痛下決心,開展城鄉環境綜合整治,以“視線內不見垃圾”的標準打造“全域旅游無垃圾示范區”,以生活方式轉變推動生產方式轉型,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

                      如今,像阿子灘村這樣的旅游村,甘南州已建了1000多個,惠及農牧民48萬人。碌曲縣尕海鄉尕秀村前年打造了自駕游營地和草原帳篷城。村民正旦辦起藏家樂,第一年就收入20多萬元。

                      疫情之下,甘南州旅游市場卻逆勢激增,州內景點公路一到周末就堵滿了自駕游和旅行社的車輛?!拔耶攲в?年,今年是最忙的一年?!迸R潭縣冶力關景區管理中心的講解員喬學紅啞著嗓子說。

                      在采訪中,一位老人和當地干部聊天:“自打環境整潔干凈了,錢越掙越多,吵架上訪沒有了,連考上大學的娃娃都多了,你說咱這里是不是風水變好了?”這位干部聽后先是大笑,接著攬過老漢的手:“風好了、水好了,‘風水’自然好了,干啥都順心!”

                    (四)

                      在卓尼縣喀爾欽鄉下巴木村,遇到一對姐弟,弟弟趙小強,20歲,姐姐趙小蘭,23歲。

                      趙小強8歲那年,父母拖著病體外出打工。他的記憶里,只有家門口河結冰時,爸媽才會回來。

                      趙小強四年級時從村小學轉到縣城,姐弟倆搬到學校附近租房住,每周末搭乘一天一趟的班車,回家取下一周的口糧。暴土揚塵的山路上,姐姐背著面走在前面,弟弟提著油跟在后面。

                      2013年的一天,鄉干部找到家里,送來一本綠色小冊子(建檔立卡戶扶貧手冊)。從那天起,姐弟倆的生活變了樣。

                      生活補助費1114元、免學費書費400元、國家助學金1000元、免除學雜費1100元、寄宿生生活費補助1084元、困難學生彩票公益金2000元……這是一個學期教育扶貧項目發的補助,都記在扶貧手冊上。

                      那一年,姐姐坐在爸爸摩托車的后座,父女倆去了縣城的銀行,爸爸往存折里存了8000元。這是她記憶中家里第一次有存款。

                      2015年姐姐考上了省內一所本科師范院校,當地教育局為她辦了每年8000元的生源地助學貸款。開學前一天,教育局的干部趕了30里山路,送來500元路費,并囑咐她,“好好學習,國家一定不會讓你上不起學?!?/span>

                      “2019年6月17日,寄宿補260元?!边@是扶貧手冊上最后一筆教育補助。在“幫扶成效”一欄里扶貧干部寫上了“完成學業”幾個字,“業”字的最后一橫明顯粗壯,且往上挑,像個笑臉。

                      兩個月后,趙小強以甘南州高考第一名的成績進入蘭州大學醫學院。又過了1個月,家里通過脫貧驗收。

                      今年7月,趙小蘭參加了甘肅省統一招募的特崗教師考試,成為一名初中語文老師。幾天前,弟弟大二開學了,繼續向著成為一名好醫生的目標努力。

                      姐弟倆講述時,他們的媽媽、一位滿臉風霜的農村婦女始終在一邊帶著笑意聽,不時插一句“不苦,好著咧”。

                      甘南州教育部門干部介紹,日子好了加上教育扶貧優惠多,農牧村群眾開始重視教育,縣城的小學秋季開學,每年級都要新增一兩個班,幾乎全是進城上學的農村娃娃。在臨夏,縣城學校附近出租房的租客絕大部分是送孩子進城上學的農村家庭。

                      如果說產業帶來了收入、生態托起了明天,脫貧攻堅的教育政策則給“三區三州”長遠發展打下了扎實根基,讓人心里踏實。

                    (五)

                      六天的采訪結束,見過的人和事一一浮現腦海,像是一場山鄉巨變的大劇。有一朝“翻身”的貧困戶;有以村為家的扶貧干部;有為貧困戶農家樂開業“踩門兒”的縣委書記;有守著一個扶貧車間幾年直到它“長大”的對口幫扶干部,他們來自遼寧、天津、福建……還有一個人帶動2000多戶農戶、誓要把山村變寶山的黨員企業家。

                      正是有了這些奮斗,貧困地區“活”了,“放羊娃怪圈”不再困鎖這片土地。說來難以相信,“三區三州”有些連糧食都不愿意生長的地方,現在長出了明星蔬菜、網紅水果;小學文化的人通過網絡讓自己的奮斗故事攜著家鄉的特產走遍全國、年入千萬……

                      來到這些曾經深度貧困的地方,看看現在的田野,看看現在的村莊,看看現在的學校,看看農民的笑臉,變化就在其中。

                      揮手離別,所有的人和事漸漸在腦海模糊,只留下幾種顏色:無處不在的生態綠、一望無際的花海、漫山遍野的花椒紅、五顏六色的瓜果蔬菜、赭紅色和黃色相間的藏家民居……最后都匯聚成群眾笑臉上的神色。

                     ?。ㄓ浾唏R維坤、張旭東、姜偉超、熊爭艷、胡偉杰、任延昕)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gansudaily@163.com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1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被强硬进入漂亮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