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大世界

                    □ 蘇 琳

                    村子真的不大,是目前鄉鎮建制下最基層的社,人們習慣上叫村。全村四十幾戶人家,每家在村人口最多三四口子,大多只倆人,有的家戶常年鐵將軍守門,人都到華夏神州東西南北中大小城市里看孫子去了。整個村里的男女老幼不過百人,如此,村子就被我叫作小村了。

                    小村古來有名,叫團莊,現在依然。是我市會寧縣東老君鎮窎岔村址所在地。

                    然而現在除了固定的方位,還有宅邸守著的人家姓氏外,一切都變了,變得翻天覆地。翻天覆地中誕生的那個“大”呀,乍聽,你還真有些不大相信,但仔細想來,或下馬走走,那個“大”名副其實,連著五湖四海大江南北……真就那樣!不服不行。

                    主要針對的是讀書做學問和求職中的小康生活景象。

                    1973年臘月,我高中畢業的這年,20多戶人家的村子180多口人,勞動分紅的日工價是一毛錢,但在全大隊還屬靠前一點的??刹?,隔河對面河西坡隊的則是現在人們根本不會相信的三分錢。全隊10多戶人家,只有我小學同學司進仁和她母親、妹妹的三口之家,年終分紅一元七角五分,其余都是倒掛戶?!暗箳鞈簟倍畣??就是一年勞動下來,還需繳一定數額的錢,才能打回生產隊倉庫賬面上屬于自己的那些糧食的家庭。我家這年到底分了幾塊錢,不記得了,但臘月二十六日我生日的這天上午,老娘摞騰著做了頓白面面條,晚上已經是不能稠點的湯了。但村里還有比我家日子更緊迫的,我家倒數第二。全村好過一點的就是大小隊干部及其弟兄和三四戶軍屬家庭,剩余的都過得難腸。所謂好些的,無非是這月略有結余地能吃到下月供應糧下來,不至于斷炊而已。誰家平素里能吃頓白面飯,這天便算是個好日子了!

                    不說吃飯的事了,一說就讓人心酸得難耐。就說主題中的讀書和讀書人的事吧。

                    這年,和我一樣有了高中畢業證書的還有小我半歲的尹連山。我倆是共和國二十多年來團莊村第一代高中畢業生了。這之前初中畢業的有兩個,貧下中農成分的這陣子讀靖遠師范快畢業了。王姓地主成分的是在“只許你規規矩矩,不許你亂說亂動”的斗爭旋律中于集體生產勞動中接受改造和再教育的。全村里算得上老讀書人的倒是有四個,即家父蘇蔭桐和老朋友安俊峰及其民國年間的倆學生李映清和王珍。安俊峰是個秀才,形只影單,文明禮貌,動輒之乎者也,頗有斯文氣息,很實在的好人。我偷偷借讀過幾天他的《幼學瓊林》和一本沒有書皮的倒裝書,看到了一首《少年》的詩,未顧上抄錄就被怕惹出麻煩的家父勒令送還!當時全國搞“批林批孔”,讀舊書是犯罪行為??刹?,后一年公社就組織過萬人公判大會,一個姓汪的民教不知從哪抄了幾首后來才知是李申的憫農詩,加上他會些陰陽風水,被人舉報,查出了“春種一粒粟,秋收萬棵籽”等“不滿現實,攻擊社會主義大好形勢”的詩,法辦了。那天我領著四年級學生參加大會,聽著反動詩的罪責,想起家父勒令我悄悄送還舊書的英明。

                    李映清是解放初在蘭州接受過國家專門培訓取得大專結業證書的中農家庭知識分子。原在縣城商業部門任會計股長,1958年浮夸風大躍進中不積極,1959年內定右派候選人,帶問題下鄉時受不了饑餓跑回家,靠挖松鼠倉救活了已開始浮腫的全家人,后成了農民。改革開放開始出任生產隊會計時,讀了《人民日報》1978年11月26日刊登的《關于西部黃土高原的建設方針》一文后,寫成《對改變中部干旱山區面貌的一些看法》一文,被《甘肅日報》二版頭條刊登,并加了編者按。是我心目中的能人。王珍出身于破落地主家庭,父母早逝,奶奶帶大。所以受委屈的關鍵時刻因以喊奶奶求救而被人知。解放初高中肄業,所學知識一生沒用場,“文革”初期在個小場合說了“打墻的椽子上下翻”被人舉報,分析成階級變天賬性問題話。一次五類分子游街隊列里有他,有人準備捆綁,在造反派序列一位好心人保護下免遭打斗,從此不敢多言。他家里有本大詞典,只借我抄了三四頁就要走了。改革開放后我去他家又看到了,但已沒有了當年的價值,我開始讀《第二次握手》等解禁書,就再沒稀罕過它。

                    小村里學問最高者當然是家父。家父師范畢業后經歷了教師、校長,土改工作隊文書,高級社會計,是當時小村里唯一公干者。只是到1958年人民公社浮夸風開始,“拔白旗”運動,他害怕打人,也害怕人打,就回家種了地。為此,我曾抱怨他當時不該放棄工作回家務農,家父感慨地說:“你瓜著呢,我的同輩好多早不在人世了!”當時不太理解,后來我慢慢明白了。

                    而今這個一直沒有大起來的小村,蘊含、帶來的信息實在大得有些夸張。古語說“書中大乾坤”,今我言“小村大世界”??刹?,從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已考取120多個大中專公職人員。一直沒有外遷戶,人口倒增長,全靠考學移民,現已分布在北京、上海、天津、內蒙古等全國各大城市。有的作為業務骨干動輒就出國了。李寶慶是三弟同學李維俊之子,寶慶考取時,其父李維俊驚奇地說:“我真的成大學生大了?!”對考大學的熱望發自肺腑。今李寶慶博士任教于武漢中國地質大學,三次去西班牙、越南考察學習。去年11月在西班牙搞環境評價與水資源調查研究,我電話聯系時他剛回國。楊如林之子是當年考飛后定居深圳的,楊如林也是三弟同學。當年搞階級斗爭,搞得同班的他們仨也極不和諧。一次放學后,他倆將以校長名義寫成的通知書交到家父面前,反映三弟在學校不遵守紀律等情況。寫到考試不及格時,“及”字少了一捺,被家父當面識破:“校長是我當年的學生,不會把及格的及寫錯!”圖謀三弟挨打的陰謀告破后,他倆跑了。條子是他們請高年級學生模仿校長寫的,錯字露馬腳。之后我們方知,三弟除地主成分穿著破舊外,其他方面都還挺好。這倆不學習又不服氣,路上欺負三弟時有人保護,就搞起了小陰謀。

                    有意思的是三弟后來是小村里第一個大學本科生,李寶慶是首個博士生,楊如林之子是唯一軍校飛行員。我想,好政策下他倆也反思過,而后把讀書成才的希望給予了孩子,孩子爭氣,都成功了。

                    小村人讀書進城最徹底的當然是前些年就在各報刊上有名的胡氏家族了。胡生榮五個孩子全部考取大專院校,現在都在相關城市供職。

                    小村里有個讀書讀得十分牛氣的女孩叫李晶晶。應屆考到上海某大學,因專業不對胃口,讀不幾月便自作主張回家,第二年考取北京石油大學,今和弟弟都在西安讀各自所愛好的專業碩士研究生。

                    同學連山的小弟當年因家庭困難,第一學歷農校中專,自學取得本科算不得什么,主要是文章材料寫得出眾,曾抽調到省委組織部寫過材料,后又到中組部寫了一年半載,今在某地任縣委書記。

                    說到小村讀書的人和事,不可以不說我家。從家父開始到我開先河考取公配教師,兩個弟弟1984年與我的4個本村學生考取大專院校,引得春風度玉關,村里讀書風陡升后再未跌落。碩士二女與侄同年落戶北京,今年又有侄子蘇啟超考取北京某校碩士研究生,為小村添喜了。春節期間,問及他們是否與澳大利亞定居、新西南上學親房子弟聯系時,他們說有過。

                    最近我一直在和村里的中學同學,早年定居于美國的博士安琳吉就他的詩集出版在溝通。想來,世界真的不大,小村也算不得小了,秒時間就可與大洋彼岸的同學、親戚通話視頻,真是發展出來的硬道理。

                    ?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gansudaily@163.com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1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被强硬进入漂亮人妻